广告服务·vip邮箱·观众俱乐部 · 江苏网络电视台

2014年,荔枝网找到10位刚刚步入社会的“90”后,决定与他们践行十年之约,希冀透过他们的个人际遇,留存集体记忆,投射时代变迁。

  

时间飞逝,转眼十年之约已走到第五个年头,10个人的故事也积累了愈来愈多的信息量与冲击力。

  

回望这五年,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之中,这些“90后”留下了哪些自己的印迹?

  

2018年,又有多少故事在他们身上发生?他们经历着哪些改变?荔枝新闻依旧和您一起倾听他们的故事。

☆聂琪,湖南岳阳人,1990年生,江苏城市频道《零距离》主持人

  当得知今年的采访要拍摄视频后,《零距离》主持人聂琪特意将采访时间约到了化完妆结束后。

  拍摄现场,镜头里的聂琪精致得体,巧笑倩兮。长期与电视打交道,她无比清楚自己的“黄金角度”,熟练地调度摄像记者拍出满意的画面。

  这是荔枝新闻与聂琪的第五次见面,与此前并无任何不同,回答问题也如她的妆容一般滴水不漏。

  “十个90后的十年”系列报道进行到第五年,10位被采访对象中有人换了城市,有人换了工作,有人娶妻生子,有人遭遇疾病变故……唯有聂琪,五年来的变化寥寥可数。

  在这个贴着“光鲜”“名利”标签的圈子里,聂琪野心单薄,将生活过出了朝九晚五“体制内”的味道。

  “也许五年后你来采访我,我还是现在这样”。

【拿了一手好牌】

  2012年毕业季,聂琪参加了江苏卫视《脱颖而出》之“星秀女主持”主持人大赛,获全国六强成绩和“最佳新闻女主播”称号。

  此后,她顺理成章地签约了江苏城市频道,一年后担纲王牌栏目《零距离》的女主播。

  这档曾经领跑中国电视新闻改革且写入新闻学教科书的民生新闻栏目,创下过不可思议的收视率和年广告收入1.008亿的神话,被称为全国身价最高的地方新闻栏目。

  在聂琪之前,这档节目走出过如孟非、徐卓阳等知名节目主持人,可谓“名嘴”摇篮。

  聂琪常用“幸运”形容自己。播音主持专业的毕业生真正能走上对口岗位的人少之又少,聂琪不仅圆了儿时的主播梦,而且开门红摸得了一把王炸好牌。

  毕业开挂,一时风头无两。台里的同事纷纷打听这个全台年纪最小,也是当时唯一的“90后”女主播的背景和来历。

  走红伴随更大的争议汹涌而来,作为享誉全国的老牌新闻栏目,江苏城市频道《零距离》的主播一旦有变动,都会引发轩然大波。

  也许是孟非的主持风格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太深刻,自孟非离开后,短时间内换过数人都难让观众满意。聂琪也不例外,她的主持水平、妆容、私生活都一度成为观众网友攻击的由头。

  《脱颖而出》比赛中有一个环节是在《零距离》实习主持。节目组特意设计了一段“假直播”,没有任何准备的聂琪被推入直播间,导播故意插入一条没有画面和新闻稿的紧急新闻,仅根据提示自行播报。

  尽管此前已经有过多次主持经验,巨大压力还是让聂琪乱了方寸。节目结束后,她坐在台下默默掉眼泪。实习期间,她紧张到手心冒汗,被观众骂得躲在家里哭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同样是幸运和争议的矛盾体,几年后,一个97年出生的名叫“杨超越”的女孩经历了放大强化版。聂琪对杨超越有一种同理心的代入感,“其实一个人的走红绝非偶然,ta背后付出了什么你一定不知道。”

  转眼,聂琪已经在《零距离》主持了6年,坐稳了江苏城市频道“一姐”位置。生活归于平静,偶尔她的微博下会有“不怀好意”的评论,“你这样的人以后只会嫁给有钱人吧?”,她只是随手划过去,不予理会。

  “做不到让所有人都喜欢,能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她逐步修炼出“对业务能力的批评会感谢,对鸡蛋里挑骨头会视而不见。”的心态。

【2019年的flag:读书和学习表演】

  电视新闻的黄金年代已去,媒体融合的冲击在传媒圈激起层层涟漪。

  身处行业内,聂琪对于传媒变革最切身的感受是“降薪”。刚毕业的时候,她的offer“含金量”令同班同学艳羡不已,如今随着电视开机率的下降,连带着她的收入也打了折扣。

  “现在很多电视台都在推AI主播,你怎么看?”

  “AI不能代替真正的主持人。我有时候播到很动人的暖新闻,我是会眼含热泪的,我觉得这种情感的传递是机器无法取代的。”

  在聂琪的观念里,主持人分为三个等级,“普通的主持人是你给我什么我就念什么;优秀的主持人是你给我什么我念什么的同时,我还会去搜集一些资料尽可能表达自己的观点;杰出的主持人是要能站在老百姓中发现问题表达问题的人。”

  “我觉得我现在处在第二个阶段,并正在朝第三个阶段努力。”

  入台七年后聂琪总结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对工作的态度”。“我不比别人年轻,不比别人漂亮,甚至不比别人专业好,但当我拿到一个台本,我会要求自己全部背下来,大型活动的前晚我几乎都在通宵背词。”

  外界对女主持人有诸多遐想,聂琪只淡淡回应了一句:漂亮的女主持人应该把自己定位为一件艺术品,而不是花瓶。

  聂琪说自己业余时间会读一些书,如《三分钟看懂经济学》《追风筝的人》等,并且她今年还特意立下了两个flag:2019年每个月读一本书以及去艺术院校修读表演专业。

  学习表演的想法由来已久,“并不是想进入娱乐圈拍戏,而是平时播新闻太板正了,希望通过学习表演解放天性。”

【“人间挺值得”】

  约聂琪补拍一些画面的时候,她正在医院拿中药。由于工作原因她的吃饭时间不规律,因此落下了轻度胃炎的小毛病。

  2017年手持保温杯自诩佛系,2018年已经把养生提上日程。聂琪说自己2018年最大的改变是开始健身了,她买了哑铃和瑜伽垫,每晚回家会花二十多分钟锻炼。

  聂琪的公寓离江苏广电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独居的生活规律而自由。晚上十点半前上床,最迟不超过十一点半睡觉。第二天九点前起床,收拾一下家里做个早餐。中午和晚上她雇了阿姨来家里做饭,偶尔,她也亲自下厨炒个辣椒炒肉。

  几乎每年采访她都把见面时间约在了下午三点左右,留给采访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四点多她会去化妆间化妆做头发,结束后回到工位看稿熟悉当天的播出内容,把每一个可能读错的字复制下来敲进百度查询,注明准确读音。

  聂琪的日常被描述得近乎有点单调,唯有提及旅行时,她的声音高了几度。2018年,她飞去日本、韩国、香港、澳门、济州岛度假,在每一个景点留下招牌微笑的照片。

  对聂琪而言,这是她挣脱琐碎减压透气最好的方式。当工作出现倦怠期,“飞出去玩一趟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另一项减压方式来自买包。每到发半年奖和年终奖的时候,聂琪会以奖励的方式给自己买一个包,“今年单笔最大的支出是一个两万多的包包”。

  2015年,聂琪曾跟着朋友炒股亏了不少,自那之后,她没再尝试过其他理财,所有的钱都交给了父母打理。从来不开通信用卡,有一分钱就花一分钱,金牛座特质展露无遗。

  有一次刷朋友圈,她看到一句话“人间不值得”,打听了之后才知道是脱口秀演员李诞的金句,聂琪不以为然,“我觉得人间挺值得”。就连她的交友标准也一定要“乐观积极向上”,“我不喜欢太阴郁的人,想事情不能往死胡同里钻。”

【争取30岁前把自己嫁出去】

  “说不定明年你找我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了,我就叫我老公陪在这儿接受采访!”被问到感情状态,今年依然宣称单身的聂琪愤愤地指着旁边空着的座椅咬牙切齿地说。

  这是荔枝新闻采访聂琪的第五年,也是聂琪宣称单身的第五年,今年她给自己做了总结——“这叫自杀式单身。”

  “自杀式单身”是今年的流行词,形容渴望脱单却死宅不出门社交的人群。聂琪说自己的圈子不大,有时候有朋友约出去玩,一想到下班回家已经卸妆了就懒得出去了。

  “今年身边出现了一些人,优秀的不优秀的,有些人比较自私自我,有些人性格比较古怪,最后都没有走到一起。”聂琪说在感情里自己养成了一种能力,一个人靠近和离开都能很坦然接受。

  聂琪无数次憧憬过成熟稳重的“暖男”,然而谈了几段恋爱后,她发现,真正能够得上“暖男”标准的只有初恋。“后面谈过的男朋友,也不能说不好,只是会疑问为什么会跟他们谈。”

  父母的婚姻是聂琪从小就耳濡目染的幸福模版。父亲经商一手撑起整个家,母亲是温柔的家庭主妇。父母年纪都还不到50岁,双方恩爱到即使分开一天都会视频聊天的地步。

  来自父母的超豪华狗粮套餐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聂琪的婚恋观。她直言自己并无太大野心,前些年想得到的都得到了,现阶段最重要的是遇到对的那个人。结婚后她会逐渐转入幕后,把重心放在家庭。聂琪很喜欢孩子,微信头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结婚后应该只会生一个,希望是个女儿。”

  她眉飞色舞地跟记者描述理想中的婚礼,海边童话般的婚礼氛围如何浪漫如何美好,但她随即又补充解释,“我对婚姻看重但不着急”“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找个对自己好的呢?”

2018之最

还会有30岁恐慌吗?

  完全不担心,希望幸福稳定地迎接老去。

最常用的APP前三是什么?

  微信、微博、荔枝新闻客户端,每天我会从荔枝新闻上看一下自己的节目。

告别一段恋情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不要见,不要贱。

怎么看待“小姐姐”这个称呼?

  无感,但最讨厌被人叫美女。你在商场喊一声美女,十个二十个人都会回头。

如果这五年重新来过,还会选择这样的生活吗?

  不后悔所有选择,人和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