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2月16日,一张新闻图片刺痛了无数人的心。图片中,成都邛崃的7岁男孩峰峰追着即将返城务工的母亲,哭喊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道出了和他一样的6100万农村留守儿童的心声。

留守儿童和母亲分离不舍大哭

留守儿童和母亲分离不舍大哭

大年初九了,许多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开始陆续返城,在成都邛崃临济镇瑞林村,40岁的植大姐今天也要回成都上班了,7岁多的儿子峰峰吵着要一起,爷爷奶奶在一旁拉都拉不住,峰峰一直喊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中的你们是谁?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中的你们是谁?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这句话终究没能喊下母亲匆匆的脚步。报道称,植大姐是离异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姑娘在读高中,她必须出去挣钱供两个孩子读书。如果带峰峰去成都,自己一个人真的无法照顾。数据显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超过了6100万人。当峰峰哭嚎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之时,更多的峰峰或许早已淡漠于和父母的离别了。这样的淡漠,只能是“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的冷冷告白。

留守儿童中又有多少“留守二代”?

留守儿童中又有多少“留守二代”?

留守儿童又有多少"留二代"?

与那些父母跨越千山万水出门打工、分别时间以年计算的孩子相比,峰峰的留守之痛算不上最“惨烈”的,甚至有很多成年网友感叹,自己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经历。这说明什么?曾经被留守的一代已经长大,他们的下一代或许仍要承受被留守的命运。没人愿意用“留守二代”这样的“标签”来定义他们的生活,但事实上,很多留守儿童,确实在延续着被留守的命运,成为事实上的“留守二代”。

留守儿童不是农村问题是城市问题

留守儿童不是农村问题是城市问题

留守儿童不是农村而是城市问题

留守儿童在本质上是城市问题。城里的工厂,把父母从他们身边夺走,但城里的学校却对他们紧闭大门。近几年一些门貌似打开了,却在暗中附带了户口、居住证、学历、住房等难以逾越的条件。抒发悲情帮助不了留守儿童,鼓励农民工返乡是罔顾城市化大势,留守儿童的彻底解决必须以城市接纳新移民为前提。我们的城市不能再只要廉价劳动力不要新市民,而城市居民也不应再一边为留守儿童掉眼泪一边对外来务工者翻白眼,这样的爱心只是叶公好龙。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就像来自并不遥远的未来,中国6100万留守儿童不再哭嚎,他们一字一顿,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