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vip邮箱·观众俱乐部 · 江苏网络电视台

  编者按   

  翻过2014年的日历,过去一年你描绘了一幅怎样的画卷?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找到了十个不同生活背景的"九零后",听他们讲述自己的生活状态、工作环境和情感经历,分享正在走向社会的这一代年轻人的想法和主张。透过他们的故事,也许可以帮助我们重温自己的2014,更触摸到2015的中国。    

  ------------------------------------------------------------------------------------------------------------------------------- 

  周亚,山东滨州人,1990年生人。2013年从南开大学广播电视新闻专业毕业,随即进入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网络电视台工作,成了一名传说中的“网络编辑”。 周亚用“各种飞机”概括自己的2014,一是指这一年有数架飞机失联或坠毁,二是指自己常依靠飞机和远在云南的女友团聚的生活状态。

1.日常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和大多数上班族一样,周亚的生活十分规律。工作日早上七点半起床,在租住屋楼下买上俩包子,骑自行车或坐公交到单位,8点半上班。午饭是所有上班族的难题,虽然有食堂有饭卡补贴,周亚和小伙伴们还是不爱吃,宁愿去单位周边各色黑暗料理吃饭,采用时下最流行的微信或者支付宝AA,人均15-30左右。 晚上6点左右下班,随便在食堂或者家附近解决,吃完回家玩游戏或者自己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最开心的是有人约了聚餐或者采访后跟兄弟单位一起吃个盒饭、喝个小酒、烤个小串。周末周亚不爱宅在家里,喜欢骑着自行车出去溜达,南京周边基本都去过了。与周亚低调的外表不太一致的是他的自行车,亮骚红,多少也反映了这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活泼好动的性格。

2. 怎么看待和规划自己的工作?

  与一般网络编辑不太一样,周亚的工作是审核江苏广电全媒体记者稿件,和记者联系沟通选题、发放稿费、写发稿小结、做策划等等。同时还兼中超江苏舜天的随队记者。谈起这份职业,他有些纠结,说算不上喜欢,也算不上不喜欢。因为每天的工作还是相对重复,但工作都这样,看开就好。自己最想从事的是记者,每天出去跑新闻,不喜欢坐在家里。 

  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周亚正在考虑跳槽,原因是想离女友近一点。但因为跟目前的同事相处融洽,做这样一个决定显得有些艰难。在他看来, 选择职业时候的薪水福利肯定是最看重的,同事关系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至于创业,暂时没有考虑过。

3.消费观念如何?

  周亚家庭条件普通,提到花钱一个话题,用了“够花”两个字予以概括,但也仅限于此。他没什么积蓄,一般存不下钱。一是收入总体有限,二是节假日常飞云南会女友。为了学会理财,尝试买过半年基金,不过坚持了没多久就取出来花掉了。钱够用就多花点,不够用就少花点,不问家里要钱,也不向别人借钱,这是他花钱的原则。 

  平时除了基础生活用品以外,偶尔淘宝买几件衣服,超市买点零食,基本没太多购物需求。今年最大支出的在于房租,其次就是去了三四次云南看望在那支教的女朋友,机票钱花了不少。关于花钱,在他们同事间有个津津乐道的段子,五一前,周亚跟同事一起出去吃饭,饭后逛商场,路过了苹果专卖店,想到女朋友电脑坏了,便刷了卡上最后7000元给女友买了个mac air笔记本电脑。一时传为佳谈,同事中的姑娘们纷纷用此案例教育自己的男友“你看,别人的男朋友”。

4. 如何看待网络流行文化?

  可以说,90后就是在互联网上长大的一代,网络文化对他们的影响,早已深入到生活的每个角落,网络编辑更是如此。但恰恰是因为每天浸淫在网络的环境中,周亚反而一下真想不出来今年有什么网络流行语。至于神曲,他随口哼起了《小苹果》和《我的滑板鞋》,这两首歌早已成为他们办公室“室歌”。神剧这个概念,似乎没有神曲那么明确,“于妈的所有都算神剧”。 

  当被问到“你是怎么看待这些东西(网络流行文化)”的时候,周亚显得有些不想多说“这些都挺好玩的就可以了,没必要去纠结太深层次的东西”。

5. 眼中的2014年度新闻有哪些?

  作为一个网络编辑,周亚每天都在主动或者被动地关注各类新闻。2014年给他印象最深的新闻是:一架又一架掉下来或失联的飞机。那么多人命,瞬间消失,让人感慨良多。 

  出于工作的角度关注了中纪委系列反腐,但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可能并不会在意这些,政治背后的事太多太伤神,不愿多关注。

6. 如何看待社会中的不公平现象?

  当下,有不少人时常热议社会不公平,认为这是“看脸的社会”、“拼爹的时代”。对此,周亚十分不以为然。他认为人和人从来不是平等的,没有绝对公平这一说。无论是家庭还是相貌上的差异,都是客观存在的,很多人的确可以凭借这样的优势比别人努力更少、获得更多,这些都是客观事实,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存在。所以没必要纠结影响自己情绪。

7. 如何看待流行的“社会标签”?

  自从这一代人走上社会舞台,就被贴上了“90后”这个标签,这个群体更是被各种争议。对于这种定义,周亚明确表示了反感,他不喜欢这些标签,尤其不喜欢别人说90后就是怎么怎么。他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没必要用个体定义一个群体。 

  “网上那么激烈地嘲笑和批判所谓的‘杀马特’和‘洗剪吹’,这群人犯了什么错?在他们的范围内,因为获取资讯的渠道或者环境较闭塞,对他们来说爆炸头、喇叭裤那就是种时尚,这并不是错误,没必要苛责。说不定外国人也觉得中国年轻人都是杀马特,只不过他们不用这词。” 

  虽然经济不富足,但周亚觉得自己并不是“屌丝”,他认为屌丝主要是种心态 很多人内心自卑、心胸狭隘,活生生把自己的活成屌丝。 

  说到这,周亚不忘自嘲,说了个段子:大学时,学妹在他女友面前说“找男友就该找又高又帅的”他以为学妹说的是自己,内心暗喜。结果学妹话锋一转“那又有什么用呢?学长这样多好!”。

8. 择偶标准和婚恋观念是什么样的?

  周亚有个交往多年感情稳定且以结婚为目标的女朋友,他们相识于大学校园,但并没有因为毕业而分离。女友是北京人,现在云南支教,今年将要结束支教回到北京。在周亚看来,到合适的时间干合适的事,婚姻只是张纸,结不结都是个人选择,旁人无权过问 。 

  找对象也没有什么标准,看对眼就行,对于相貌也不是特别在意,不是特别希望女朋友整容,但如果真整了也就整了。 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价值观上的门当户对,不在类似家庭条件成长的人,看事物、看世界的态度和人生观价值观都太不一样了,白马王子和灰姑娘都只是童话。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女朋友那样就挺好”。  

  正在经历着异地恋的他,对异地恋有更多的理解和感受,异地恋最大的好处是给两个人足够的空间。 

  至于相亲嘛,周亚得意的笑笑,因为他没有这项需求,但同时表示自己也不反感。

9. 与父母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

  周亚的父母都是普通职工,自从初中以来,周亚就一直离开他们,在外生活,非常独立。每年回家国庆春节回家1、2次,维系跟父母关系的手段就是每周1-2次的电话和视频。像大部分中国家庭一样,跟爸爸聊聊工作、跟妈妈聊聊生活和亲戚朋友的八卦。记得父母的生日,每年都会打电话祝他们生日快乐,但不一定每次都送礼物。目前父母都身体健康、劳动能力健全,所以自己赚钱自己花,等到父母需要的时候,一定会尽到赡养的义务。 

  虽然父母没开口说过,但周亚知道,他们肯定是希望儿子能离家近些,但又深知把儿子强行留在身边,对他的发展毫无益处,索性就放手让他去闯了。

10. 和朋友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

  性格开朗的周亚有很多朋友,但特别聊得来的、特别往一起凑的不多。他的朋友来源十分广泛, 有校友、有工作的同事、有一起出去玩在路上结识的驴友,还有在贴吧、论坛聊得来的球友等等。一般一周跟朋友聚会一次。他发现一个有趣的小细节,在北方读书生活的时候,大家聚会很少AA,都是你请一次,他请一次。到了南京工作后,朋友聚会多以AA为主。

2014年,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就这么过来了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小编看来,决定辞职去北京找工作,应该算是一件极重要的决定,但在这个年轻人看来,这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的事)。

2014年,最触动到你的一件事是什么?

  山东鲁能足协杯夺冠,其实和足球关系也不大,只不过那段时间一直不太顺利,总感觉自己做什么都做不好。从小喜欢的球队夺冠,也算是一种安慰。任何事情不到最后一秒,都是不一定的。

2014年,对你的生活方式影响或改变最大的新生事物是什么?

  没什么能到得了改变生活方式的地步,真要算的话,滴滴打车算一个吧。 

眼下你的生活中最需要改善或者改进的事情是什么?

  结束异地恋。

未来一年,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在北京找个好点的工作,离女朋友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