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vip邮箱·观众俱乐部 · 江苏网络电视台

  编者按          

  翻过2014年的日历,过去一年你描绘了一幅怎样的画卷?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找到了十个不同生活背景的"九零后",听他们讲述自己的生活状态、工作环境和情感经历,分享正在走向社会的这一代年轻人的想法和主张。透过他们的故事,也许可以帮助我们重温自己的2014,更触摸到2015的中国。        

  -----------------------------------------------------------------------------------------------------------------  

  刘贺,1990年出生于江苏沛县栖山镇齐庙村,十五岁初中毕业后开始辗转在各处打工。在一家工厂认识了现在的妻子,19岁结婚,接着生了两个女儿,小两口现在分别在不同的冷库押车送货,挣钱养家。

1. 日常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记者给刘贺打电话约访的时候刚刚晚上7点半,刘贺已经睡了。他说每天早晨六点多就要起床到冷库去装货,要早睡。刘贺现在给一家冷库老板打工,开保温车往乡下送丸子、蟹柳、鱼豆腐等速冻食品,要自己装货、开车、卖货。中间饿了就在路上找个馆子填饱肚子,下午五六点钟回到县城,给老板送车结账。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照顾他们一家4口,回到家能吃现成的,然后逗逗小孩训几句就去睡觉了。 

  与许多90后爱玩乐的状态不同,刘贺没什么爱好也不喜欢休息,他说偶尔休息一天就会觉得很无聊,还不如去送货多挣点钱。

2. 怎么看待和规划自己的工作?

  村里的孩子初中毕业以后会分为两拨,成绩好的就去读高中考大学了,大部分就成群结队的外出打工。刘贺十五岁初中毕业后先是在亲戚家的凉皮店帮了一阵子忙,然后去洗浴中心切水果,看不惯洗浴中心的一些事情,只干了半个月。随后借了大人的身份证,跟着同乡坐火车到了广州,进工厂上了流水线。由于是家里的独子,母亲不放心,一年后刘贺回乡,在县城的一家袜子厂继续打工,遇到了现在的妻子。结婚后两人到城北的一个村开店卖奶粉,生了两个孩子,奶粉店倒闭。 

  2014年,对刘贺来说有点不平凡,他和妻子分别找到了帮冷库送货的工作,送得多挣得多,觉得很满意。这个工作让他们对各乡村的道路和商店都熟悉了,希望以后能自己干点生意。

3.消费观念如何?

  刘贺辗转过许多个工厂,还和妻子开过奶粉店,他对自己的评价是:“干过的事情不少,但成绩很小”。但是妻子萌萌却乐观很多,说卖了三年奶粉的成绩就是“生了两个孩子,养活了两个孩子”。今年他们开始在冷库打工,每人每月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干了半年多,存下了两万多元。这两万多元存在活期的银行卡里,他们觉得可能随时会有用钱的地方,要说取就能取出来用。 

  他们最大的开销就是女儿幼儿园的学费,一年三千多。在县城租房的开销一年2000元,买衣服就在县城的商场逛一逛,如果网购的话会选货到付款的网站。

4. 如何看待网络流行文化?

  90后是与互联网共生的一代,而刘贺却表现出与网络社会之间相当大的距离。他有一部智能手机,但是不怎么会用,上面装了“微信”“QQ”和“今日头条”等很少的APP。妻子萌萌对这些新事物的兴趣比较大,大部分都是妻子帮他装的。刘贺现在每天都在保温车上度过,他没有时间看电视,也没有时间上网。但当记者问到是否听过《小苹果》这些流行歌曲时,他说听过,是听女儿唱给他听的,“闺女幼儿园的小孩都会唱”。

5. 眼中的2014年度新闻有哪些?

  刘贺说他很少看新闻,记者在他的手机上发现一个“今日头条”的APP,他说无聊的时候会打开来扫一眼标题,但是从来不点进去。对于今年全国掀起的反腐风暴,刘贺说那些下马的官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就是觉得习大大挺牛的。

6. 如何看待社会中的不公平现象?

  采访中,刘贺不觉得这个社会有什么公平与不公的问题,觉得好好管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多挣点钱。但是在记者看来,给两个年幼的女儿择校反映了这对小夫妻对社会资源敏锐的嗅觉。近年来乡镇学校大量撤并以后,齐庙村的孩子上学都要去十几里外的镇上,妻子萌萌觉得镇上的学校教学质量不好,不如送到县城,于是一家人到县城租房,还选择了中英双语幼儿园。对于小孩的未来,萌萌似乎考虑的更多:她想让大女儿学习舞蹈,但是后来发现大女儿骨架有点大,于是打算给她报一个英语班。

7. 如何看待流行的“社会标签”?

  网络世界伴生的“屌丝”“高富帅”“白富美”等等标签,对于不怎么使用网络的刘贺来讲,也是相当遥远。他没有想过别人讨论的这些事情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也不觉的自己是这些群体里的其中一个。

8. 择偶观念和婚恋观念是什么样的?

  19岁结婚,5年的婚龄,两个孩子,在记者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刘贺说,这在农村很平常,大部分不上学的人十几岁就开始说媒,结完婚到年龄再领证。 

  刘贺和妻子萌萌是自由恋爱,他们相识于县城的织袜厂,那时候萌萌是织袜工,刘贺是机修工。萌萌说,她的工位在车间的窗户旁,有一天她扭头看到一个穿白衬衫的男孩骑着电动车从窗口飞驰而过,就那一眼,觉得男孩很帅。然后她的机器经常坏,刘贺就经常过来给她修机器,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他们两个都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看对眼最重要,其它条件也没去想过。但是萌萌说,最近她表妹找对象,会劝她找家庭条件好一点的,记者问为什么,萌萌也答不上来。

9. 与父母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

  刘贺的父母都是苏北农村最普通的农民,家里十几亩地,一年中春忙和秋收的时候全家会回家照顾庄稼,其余时间各自打工。刘贺的父亲在工地上修路,母亲在县城给他们一家四口做饭、照顾孩子。刘贺说,农活他也会做的,不过现在都有大型机械,粮食好种,而且土地主要由父母打理,他偶尔会帮帮忙。 

  刘贺会时不时的给母亲一些家用,各种生活用品该买就去买,觉得是应当应分的,脑子里没有“送礼物”的概念。妻子萌萌却浪漫许多,曾经在母亲节的时候给妈妈和婆婆买过鞋子,“但是现在太忙了,想不起来是什么节日”。他们俩的小孩主要由母亲带,看见做的不对的就训几句,其它就很少插手了。 

10. 和朋友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

  刘贺走南闯北许多年,但是最好的朋友还是同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但是村上年轻人就他一人在家,其他人都在很远的城市打工。过年的时候小伙伴们才会回到村里,村里没有饭店去镇上很麻烦,就在家里由母亲做几个菜朋友们喝一场。在县城打工也认识了几个相熟的朋友,他们会通过QQ来联络,偶尔休息的时候去夜市上花几十元炒个菜开瓶酒聊一聊,觉得还蛮放松的。“我们都是互相请,从来不AA,哪有AA的”,刘贺诧异的望着记者。

2014年,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开始给冷库送货,收入稳定并且存下钱了。

2014年,最触动到你的一件事是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2014年,对你的生活方式影响或改变最大的新生事物是什么?

  生活没有什么改变。

眼下你的生活中最需要改善或者改进的事情是什么?

  多挣点钱,想在县城买房子。

未来一年,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如果能自己搞个冷库,自己干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