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vip邮箱·观众俱乐部 · 江苏网络电视台

  编者按            

  翻过2014年的日历,过去一年你描绘了一幅怎样的画卷?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找到了十个不同生活背景的"九零后",听他们讲述自己的生活状态、工作环境和情感经历,分享正在走向社会的这一代年轻人的想法和主张。透过他们的故事,也许可以帮助我们重温自己的2014,更触摸到2015的中国。         

  -----------------------------------------------------------------------------------------------------------------   

  李过房,江西赣州人,被朋友们称为“房神”。其实,过房是1989年的,不过由于各种原因,从小上学都是和一群90后一起,我们姑且也把他算作90后。13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前,房神参加了国考,以笔试第二名进入广州国税的面试,然后他没有去面试而是去了凤凰网。在凤凰网与各种高大上的“国家大事”打了一年交道后,他又在2014年7月辞职,来深圳创业做了个笑话网站“笑你妹”,天天忙着逗大家开心…… 

  房神的神迹远不止于此。

1. 日常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自从离开凤凰来到深圳后,李过房养成了吃早餐的习惯(之前工作三班倒,很难按时吃饭)。每天九点起床吃饭后,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直持续到凌晨一点。没有周末,也没有假期。 

  在他的网站“笑你妹”上,有各种各样令人捧腹的搞笑图片,而这些图片都是李过房一个人找来的。过房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每天找图其实很开心,因为每张图都要先把自己逗乐了,才会上传到网站上逗别人”。特别有意思的图,过房还会传到自己的朋友圈,效果很好,有很多人回复。过房觉得公司平时就两个人,都是各干各的,如果不找点乐子会憋坏的。而在微信朋友圈逗朋友们开心,就是他的乐子。 

  过房说,自己做的事情很高尚,是在“奉献自己、娱乐大众”。 

  “我是不是很伟大?”过房问记者。 

  “额……那你工作之外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有啊,晚上我们经常去深圳大学看妹子啊。不对,应该是闲暇时间就去校园里逛逛休息,顺便看妹子。你知道吗?我们住的地方房租很贵,别的创业公司都不租的。我们之所以花这么多钱就是为了能看妹子……” 

  也许是日常工作的惯性,过房在聊天中喜欢开各种玩笑。这让记者也很难分辨,哪句是认真的回答,哪句是自我调侃。

2. 怎么看待和规划自己的工作?

  在凤凰网做编辑的时候,每天都是固定的八小时工作,工作之外过房也没有太多事情做,闲下来会和讨论朋友各种创业项目。有一天工作的时候,过房突然觉得受不了,然后当天就跟领导辞职,四天办完手续就去深圳投奔提前过来的两个创业伙伴了。 

  过房做的网站名字叫“笑你妹”,里面有各种各样让人捧腹的搞笑图片。公司现在共有三个人,一个是公司老大,主要投资人,过房负责内容编辑、运营,另一个负责技术保障,现在人还在美国。 

  说起公司的发展状况,过房认为进度有点慢,主要是技术跟不上,但明年这个问题会解决,下一年公司发展的节奏会加快。过房说,自己的团队很靠谱,正在做的事情也很靠谱,“未来可期”。 

  在美国的老大还在经营着另外一个成功项目,收入很高,过房的创业公司目前还是靠老大的这个项目和几个人的积蓄维持着。“钱花光之前能拿到风投就可以了,实在不行也可以再去找工作嘛”。对于未来,过房并不担忧。在他的心里,还有很多的创业思路,如果目前的项目真的做不下去,以后还可以做别的。

3.消费观念如何?

  目前过房的钱基本都投在这个项目上了,手里没什么钱。但来深圳之前,工作才一年多的过房就有就有十多万的存款了。之所以能挣这么多钱,除了凤凰网编辑的工资,主要是靠“接活”。13年底的时候,过房一个人在南开大学策划了一场凤凰新闻手机APP的推广,效果非常好。“然后就算进了这个圈子,有各种各样的活(推广策划)了,有凤凰网的,也有其他公司的”。由于项目结账一般比较慢,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会用到钱,过房并没有搞什么理财,都是存在卡里。 

  在深圳创业后,过房每天都忙着自己的项目,很少有社交活动,所以花钱的地方不多,一般就是房租、吃饭。过房现在也不网购了,他甚至连支付宝、淘宝账号都没有。“以前网购都是买电子产品和书,现在忙的没空读书,连这点需求都没有了。” 

  至于衣服他都是在实体店里买。其实,买衣服这件事,是过房一个人来深圳后最烦心的。因为过房并不信任自己的审美和选购能力,以前在北京、天津的时候要买衣服,都是好朋友“基皓”和“少年”(过房的朋友们都有着各种代号)帮忙买的,现在自己一个人在深圳,没法买了。

4. 如何看待网络流行文化?

  “也是蛮拼的”、“叔叔,不约”、“一百块也不给我”、“森么仇森么怨”,过房一下子就说出了各种各样的网络流行语。至于那一堆神曲则大多是被动听到的,因为满大街都在放。 

  对于这些网络流行文化,过房有很多话想说。 

  最开始过房很瞧不上这些东西,但创业之后他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互联网时代,曲高和寡是没有用的。互联网更需要一些接地气的东西、能很快传播的东西,不能执着于高大上。朋友圈里传播最多的,都是各种鸡汤文,甚至很多都是谣言,而很多媒体公众号发的高大上的东西就很少传播。 

  过房觉得,很多有一定文化水平的人都不屑于去做这些很low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在网络时代是很有竞争力的。只要放下身段,换一种方式去说出来,就可以挣到很多钱。 

  正是出于这个想法,过房做了自己现在的项目“笑你妹”。

5. 眼中的2014年度新闻有哪些?

  之前在凤凰网,过房做的是要闻编辑,所以对国内外的各种重大新闻是十分关注的。离职后,过房看新闻基本是通过朋友圈里媒体朋友的分享,遇到感兴趣的就用客户端具体了解一下,但以前工作的网站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了。 

  说起印象最深的新闻,做新闻出身的过房说2014年的反腐行动让他印象深刻,具体到一个新闻上,则是统战部部长令计划的落马。然后,过房用接近半个小时深入浅出的给记者分析了反腐进程、深远意义、利益集团角逐,讲述令计划被查是如何出乎他的意料。“至少是给底层百姓希望了吧,让他们知道政府真的在下功夫反腐了。”过房用一句话总结了他的这段分析。

6. 如何看待社会中的不公平现象?

  大学时候,过房曾经在人人网上发过一篇关于北京高考的文章,非常火爆,浏览量达到十几万。文章就从北京高考谈到了社会不公平现象,过房的观点是很多人抱怨社会不公,抱怨的其实并不是不公平的制度,而是自己没有在这个制度中成为获利的一方。他们一边骂,一边挤破脑袋想进入体制内。 

  过房认为,作为一个家庭条件一般的人,自己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已经一定程度上战胜了不公。既然自己不是个loser,也就不会对社会抱有太多的的愤怒了。但过房觉得自己也不会用一些手段去成为获利的一方,能光明磊落的挣钱就可以了。 

  “这个社会,堂堂正正的混口饭吃是不难的。既然可以,那这个社会的公平程度我就可以接受。特别是在互联网界,成功真的是要靠努力的,而不是其他。我很庆幸生活在互联网时代,做一个互联网从业者。能够在一个目力所及的范围内最公平的领域,让我去发挥。”过房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很满意。 

  话虽然这么说,但过房对这个“看脸的社会”还是有些不满的,因为“自己就是受害方”,并且估计无法成为获益方。其他的还能弥补,只有长相这个是天然的。记者发现,过房对国内整形行业的了解并不多……

7. 如何看待流行的“社会标签”?

  对于各种社会标签,过房觉得很多都是某一群体对自己看不惯的另一个群体贴的,其实就是个归类而已,意义不大,自己开心就好,并且很多时候这些标签都是用来自黑的。过房是个很喜欢自黑的人。用他的话说,“自黑是让自己心灵不受伤害的办法,是一种主动防御”。 

  说到屌丝这个话题,过房说自己挺屌丝的。因为“不屌丝怎么会大半夜和你聊天,不屌丝的话我应该在酒吧勾搭妹子,不屌丝的话我说不定在酒店开房,不屌丝的话&*……(此处省去五百字)”。

8. 择偶观念和婚恋观念是什么样的?

  说到这个问题,记者明显感觉到过房有点抵触,不愿意公开自己感情上的状态和观点。但他并没有完全拒绝回答,而是用各种玩笑和自黑来应付各种提问,也许这就是他说的“自黑是让自己心灵不受伤害的办法”。结果就是,这段采访变成了段子集锦。 

  感情状态:“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跟屌丝聊感情不是故意寒碜我吗?” 

  裸婚:“裸婚好啊,不花钱泡妹子,我就是受益者,大力支持。” 

  整容:“姑娘自己花钱让别人赏心悦目,让社会更美丽,为别人作牺牲,这种舍己为人的行为值得提倡,值得钦佩,符合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 

  找对象的标准:“要能聊得来。比如说你兴致勃勃的跟她聊钓鱼岛形势,她跟你讲商店打折、单位大妈绯闻,这话还怎么说”。 

  异地恋:“不靠谱,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不靠谱。能成的我佩服他们。” 

  相亲:“绝对不行。要是真的好他们肯定都自己挑了,怎么会介绍给我,我信不过他们。”

9. 与父母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

  谈起和父母相处的问题时,过房少有的变沉默了。高中毕业后,过房回家的次数几乎屈指可数。从北京离职去深圳的时候,也没有回家。说到这儿,过房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没有那么强烈的回家煽情的爱好,打电话知道家里没事就好”。 

  和父母联系主要就是打电话和视频,但打电话也基本不能超过五分钟。因为聊天的过程每次几乎都是一样的:吃了吗?吃了。冷吗?不冷。身体好吗?挺好的。钱够花吗?够花。啥时候带女朋友回来啊?接不下去,找理由结束这通电话。 

  过房说自己竟然“丧心病狂”的不记得父母的生日,也基本没送过礼物,因为以前是没钱,后来工作了实在是太忙,不过过年的时候会给父母钱。 

  过房还有一个哥哥,照顾父母的事情一直都是哥哥在做的,过房说以后自己肯定也会负起责任。

10. 和朋友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

  自从来深圳后,过房每天都和创业伙伴待在一起忙项目,很少有社交活动,原来在北京的几个好朋友也因为距离太远联系少了。现在偶尔的聚会都是当地的校友聚会或者接待以前的同事、同学。 

2014年,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从北京离职来深圳创业。

2014年,最触动到你的一件事是什么?

  有,不能跟你说。

2014年,对你的生活方式影响或改变最大的新生事物是什么?

  滴滴打车吧。

眼下你的生活中最需要改善或者改进的事情是什么?

  性生活,我是认真的。

未来一年,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创业项目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