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到Z看南京

小编用26个字母便可将南京细细地介绍给你,让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南京的魅力。

梅花山上香满袖

梅花山是南京最适合看梅花的地方,是全国著名的赏梅胜地之一。

南京最佳赏雪地

在南京这座城市,见不到北方的漫天大雪铺天盖地,于是常常幻想能有这样一场雪。

药补不如食补

中医历来有“药补不如食补”之说。饮食调摄与人类生活、健康长寿息息相关。

老工业基地如何解决国企改革遗留问题

2013-04-03 10:41:56 来源:东方早报

  “老工业基地”焦点 

  早报记者 王道军 

  老工业基地的国企改革历史遗留问题有望加速解决。 

  国务院批复的《全国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规划(2013-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提出,从今年起,国家研究将发展滞缓或主导产业衰退比较明显的老工业城市纳入资源枯竭城市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范围,统筹解决国企改革历史遗留问题、社会保障资金缺口、棚户区改造地方配套资金缺口、停产倒闭的国企人员身份置换等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昨日表示,现在的一些老工业基地,特别是一些国有企业和军工企业,还有很大的困难,企业债务多、人员包袱重,企业所在的区域城市功能残缺,在深化国企改革的过程中,这个问题绕不过去。 

  《规划》也认为,“一些国企改革不到位,一些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的国企改革难以推进,企业办社会、厂办大集体、社保费拖欠等历史遗留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改革成本巨大。” 

  三五年解决厂办大集体 

  单是老工业基地厂办大集体这一项,国务院国资委此前公布的初步统计显示,全国厂办大集体职工总数约500万人,其中东北三省近300万人。从整体情况上看,东北地区厂办大集体职工人数占全国60%左右,企业资产和经营状况都较差,部分主办国有企业已关闭破产。 

  和其他城市相比,在老工业基地中,国有企业居多,问题也更为严重。比如列入规划的天津市原塘沽区,就有天津船厂、天津碱厂、大沽化工厂等一大批国企。 

  一位天津市原塘沽区国企员工告诉早报记者,“目前塘沽区的一些老厂都在纷纷搬迁,比如,天津新港船厂将搬迁至临港工业区,天碱新厂也要搬到临港工业区南部。现在,我们能上开发区都去开发区了,不愿意在老厂了。” 

  问及原因,这位员工告诉早报记者,“虽然比较稳定,但是待遇比较低,将来的前景也不明朗,比如船厂现在就很难。” 

  在今年初举行的全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王勇就提出,要加快解决企业办社会、厂办大集体等历史遗留问题,“今年厂办大集体改革工作将全面启动,各地要认真做好组织实施,多方筹措改革成本,积极稳妥推进,同时要做好所在地中央企业厂办大集体改革政策衔接和协调工作。”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志钢告诉早报记者,按照国务院2011年的要求,厂办大集体改革应该在三年之内完成,此前各地一直在观望、研究、探索,现在是加大执行力的时候了。 

  就厂办大集体改革,《规划》称,力争在3-5年内厂办大集体与主办企业彻底分离,在职和退休职工都得到妥善安置,合法权益得到切实维护。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完善配套政策,对地处偏远的独立工矿企业,要因地制宜,妥善处理。 

  “两只手解决遗留问题” 

  按《规划》,老工业基地国企将进一步完善已改制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重点推进发展滞缓或主导产业衰退比较明显的老工业城市未改制地方国有企业改革,对多年处于停产倒闭状态的企业,积极稳妥地依法实施破产。以破产和停产半停产国有企业为重点,抓紧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此外,还要探索解决国有企业改革遗留的“壳企业”问题。 

  不过,在湖北省社科院一位研究人士看来,现在老工业基地的情况各不相同,应该要因地制宜。 

  湖北省纳入此次《规划》的城市有6个,分别为黄石、襄阳、荆州、宜昌、十堰、荆门。前述研究人士告诉早报记者,“至少这几个城市,和十年前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纯粹的国企数量已经相当少了,职工的安置高峰期也过去了,这部分企业已经成为了市场主体。” 

  陈耀则认为,现在要解决这些国有企业问题,“两只手”都要用,“政府方面,目前国家一年有10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列入《规划》的城市财政转移的力度应该增大。此外,应该利用市场,比如可以发行债券,来解决企业的改造问题。目前我国正在进行地方投融资平台的整顿,但对老工业基地来说,它还需要这个平台来融资,今后应在这方面也放宽一些政策。” 

  此外,陈耀还认为,老工业基地的企业要解决问题,还应该注重资源替换,“比如有一些企业,地理区位比较好,在城市的改造中,它可以搬迁到近郊或者远郊,那么其原有的土地就可以置换,以获取收益,或者可以靠土地来融资。但是作为国企,不给政策就不好做,这一点需要注意。” 

  《规划》还指出,老工业基地拥有高等院校约500所、国家级技术研发实验机构220多个,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数量占全国总数的1/3,具有研发重大技术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 

  陈耀认为,这些老工业基地,特别是一些军工企业,科研院所、科研人员,包括一些技术工人,都是宝贵的财富。原来企业形势不好,不少被挖走了。但是在改革过程中,应想办法把他们吸引回来。 

  就《规划》提出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安排土地整治项目时,优先考虑老工业基地工矿废弃地治理和土地复垦”,陈耀称,土地复垦后,这些土地可用于新兴产业的培养,其土地指标可以由地方来掌握,而不需要再向国家申请。

分享到:
编辑:Amy